天峨县生活网

您的位置:主页 > 教育新闻 >

“七日一徽说”之十五??桃源深处莲自开_社会频道_东

发布日期:2020-07-22 08:26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  • 莲是白莲,荷是青荷,檀乃紫檀。只是兔耳溪的鱼儿却是锦绣之色,游动起来,如箭矢一般,泛起层层涟漪,哗哗声短促而清灵。

    两三株枫树,三角形的叶儿尚未红,与繁茂的藤蔓,簇拥着祁门县闪里镇桃源村的水口桥,长长的弄影、曲曲的风姿。廊桥中,明清二代所立,奉宪禁乞、赌碑,彰显着宗族文化的威严。浩大的水口林,将村落掩藏在山体的拐弯处。人至村前而不知,幽径后却豁然开朗、别有洞天、流水杳然。

    已是傍晚,炊烟斜斜,桃源村村口大经堂前,青石桌旁,闲散地聚集着四五个老人,个个清瘦矍铄,吸着纸烟,轻轻地拉起家常,细碎的徽语汇入溪水,渐渐东流,是今夜潺潺的回忆。

    村中人家百户,七座祠堂,分别是大经堂、持敬堂、保极堂、慎徽堂、思正堂、大本堂、叙五祠。家族本源江州义门陈,嘉?七年,公元1062年,江州陈姓分家291庄,如群星散落四海,此支始迁祁门。南宋时陈姓人家五个儿子的后裔,聚族而居于桃源村,故称“五门七祠”。

    大经堂体量巨大,有2688平方米,礼门与享堂之间是天井,两旁廊庑中,呈放着省级非物质文化遗产草龙。每年农历正月初七,祠堂冬祭的夜晚,鞭炮声中,村中男丁点着插满草龙上的檀香,璀璨的星空下,草龙流光溢彩,穿过起伏的田野、深深的巷陌,祈求来年风调雨顺。

    村东是一望无际的田畴。仲夏时分,风送稻花香,云掩辣椒红。层层稻浪,由远而近,从禾苗尖上荡过。偶尔,水田中传来鱼儿翻动的声音,稻花中啄食的鸭儿会抬头嘎嘎而叫,声音空旷而古远,消失在兔耳溪上游,蹿入一片墨竹园,与枝头的蝉鸣合奏。

    桃源东有溪水,西植莲荷,南向屏风,北枕龙山。沿着来龙山的古道,慢步上行,半山缓坡处,有一巨大樟树,根部粗壮,三人难以合抱,枝叶繁茂,但长至一米五的高处,却分出五叉,犹如张开的手掌,因桃源村始于陈姓五门兄弟,情如手足,故曰:五门樟。八百年的古樟,巨大的树冠似华盖,覆盖了半个村落,树下,一处南宋碑刻遗迹,上有宋太宗御赐:真良家!

    进入村中,巷中十米,便是民国忠信昌茶叶字号,1915年,创办人陈郁斋万里携带的祁红,勇夺巴拿马国际博览会金奖。敲开族长陈敦和的门扉,言说去了省城,探亲儿孙家。我从省城而来,寻访陈姓发脉地。桃源、合肥,一来一去,一古一今,换位之中,尽管有不见的遗憾,然各自了却心愿,都在心中劈出一亩自己的桃源,岂不生动活泼哉?

    夕阳西下,天空染成了玫瑰色。同行八人,六人沐浴着荷塘清辉,向村头走去,二人迎着月亮即将升起的地方,去寻觅竹林中的南山客栈。

    众人身影消失后,一池清莲、兀自飘香,铁色的莲蓬、独自饱满。溪中的群鸭,挤成一团,上得岸来,昂首向村落摇摆而去,只留下一地长长的湿痕,绘出明宵枕上的淡迹。

    作者、摄影:陈发祥